沉水意清欢

吴邪/瓶邪/忘羡/双道/解语花/cp不逆不拆/日常脑洞加窥屏

【双道长】方外(521贺文)

新人第一次丢人(

其实是想写好久的一篇文了,终于赶这么个时候肝出来了。

ooc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复健产品,谨慎食用。

======================

    这是他曾经最熟悉的地方,也是他现在最陌生的地方。

    一片山野葱茏中,突兀地嵌着块不规整的荒地。几面残破的大石墙孤零零地死守在其上,周围散散地排着一些小的断壁。大堆辨不清原貌的砖瓦碎石依偎在它们脚下,有的还能依稀看出个轮廓和几分浅青的釉色,有的已经完全化成了粉末。砂石中寸草不生,因为没有一棵草可以在这片曾经被毒粉污染透了的土地上生存。遍观四周,只有几片地衣蔫巴巴地瘫在瓦砾堆里,黑褐的颜色像极了干涸的血迹。

    宋岚把背上有些松了的剑重新紧了紧,慢慢的步进废墟里。这是他自在义城恢复意识以来,第一次重又踏上这片土地。凶尸不老不死,因而对时间流逝的感知也模糊了许多。他只记得自己离开了这里很久很久,或许是几十年,或许已经百年。但是在他重新回到白雪观的那一刻,冰凉的血液似乎突然暖了起来,一种久违的熨帖感包裹住了他已经不再能跳动的心脏。沙砾在他的脚下轻轻地,有节奏地摩擦,仿佛有细细小小的笑语声从很近的地方传来。

    欢迎回家啊,欢迎回家。

    它们笑着,闹着,吵吵嚷嚷地从他耳边掠过。折返时却又变得苍老,温和,絮絮地对他念叨着。

    回来了啊,回来了啊。

    回来了。宋岚在心里默默地答道。他按照模糊记忆的指引走向大殿的方向,跪在了那一片焦土之前,将怀里的几根线香插在土里,随着烟雾的袅袅升起静静地俯身下拜。待烟雾散尽,宋岚起身缓缓后退几步,重又燃起一堆火,把从山下带来的纸钱尽皆放入其中,纸灰在火焰中映成了蝴蝶,飘飘洒洒去往四周。他看着火堆想了想,又抽出拂雪在旁边慢慢地划下了一行字:

    莫要节省,务必珍重。

    火熄了。宋岚轻轻地把落在袍袖上的纸灰抖落回地上,俯身把炭火的余烬和纸灰一起埋入土里。去捧最后一抔土时,他的手突然触到了一个冰凉坚硬的东西——那是一节骨头,白色的表面还染着浮尘。宋岚的动作停滞了一瞬。他默默把土堆回原处,又从旁边的空地上取来更多的土,在那个位置堆起了一个小小的土丘。做完这一切后,他有些无措地张了张嘴,却只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低哑的嘶吼。

    抱歉。

    声音被他留在了身后。宋岚静默地转身,重又走向另外一个地方——他曾经的卧房。那里曾有一棵老梅树。有多老呢?在白雪观建观之前,它就已经在那里了。每年初春的时候,枝头都会开出大朵大朵的花来,繁繁密密,挤挤挨挨,像是白雪压满了枝头。淡淡的香气会随着风,悠悠地晃满整个白雪观。新入门的师弟总是喜欢缠着师父要他讲梅树的故事,这种时候,师父总是会笑眯眯地捻一捻胡子,讲起梅花仙的传说来。师父讲完不久,就有师弟急不可耐地在蒲团上举起一只手,仰着脸问师父:

  “师父师父,咱们白雪观的名字,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梅花树取的啊?”

    师父笑而不语。一旁侍立的他抬起头来,郑重地跟师弟解释:

  “所谓白雪,就是要像白雪一样,扫除污浊,涤净世间。因为我们将来要 除魔歼邪,匡扶世人,才叫白雪观的。”

    师弟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有些懵懂。师父轻轻拿手里的拂尘拍了他一下,笑着开口:

  “是因为梅树取的啊。你师兄刚刚说的话,就是梅树告诉他的。等你们再大一点,梅树也会告诉你们的。”

    师弟们纷纷欢呼起来,向师父行了礼,笑闹着跑出了房间,相约着去练功。他有些不解地看向师父,师父扫了扫拂尘,站起身看着他。

  “子琛,不管白梅还是白雪,带给世间的,最终都会是春天。它们一样洁净,一样在这冬天为天地增加了色彩。这一点上,它们并无分别。”

  “你会明白的。你的师弟们,他们也会明白的。”

    他在院子里,伴着梅花的香气年复一年地练着剑。待剑法有成,他辞别了师父和师弟们下了山,一路斩妖除魔打抱不平,行正义之事,助危困之人。路上遇到白梅时,他总是会忍不住停下脚步,在花香中静静地站一会儿。然而越往北行,白梅逐渐越来越少,慢慢地,他已经很久没有再看到过一株梅花了。

    直到那一天。巨大的妖兽在他面前轰然倒下,鲜红的血在周围的土地上晕开。一把流转着泠泠银光的剑朝着月亮的方向飞去,被人稳稳接住。那人一身白衣未沾染一丝污迹,干净得不似凡间的俗物,在风的吹动下翻飞地像一双羽翼。他将一双眼转向他,双眸中跃动着细碎的光彩,像是阳光在冰雪上折射了开去,又好像月华从他屋前白梅的花瓣上柔柔地淌了过来。他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挟着一缕清淡的香味,轻轻地响在他耳边:

  “在下抱山散人座下弟子晓星尘,敢问道友名号?”

    仿佛一路上遇到过的所有白梅在这一刻全然盛开,他望向那双含着笑意的眼眸,听见自己的声音融着那温和的尾音打破了静寂:

  “白雪观,宋岚。”

     手指抚过树皮,触感粗粝焦枯。宋岚凝视着面前的这段树干,它是比他的道袍更加死寂的黑色,枯脆的枝条伶仃地伫立着,固执地刺向天空。他扶着树身,努力想要回想那时白梅开放的盛景,可是无论怎么努力回忆,都没能想起一个清晰的画面,只有一团一团模糊的白影交杂在一片一片的青灰之中,像是一幅被水浸透了的画卷。宋岚有些痛苦地扶住了额头,他回过身,胡乱地走了一两步。不经意间,他的手附上腰间,宋岚几乎是一瞬间便心神大震:锁灵囊,只剩下一只还在原处了。

    他急忙转过身去寻,这一转,却是又把自己定在了原地。

    那只锁灵囊挂在枯死的梅树的枝头上,随着风一下一下地轻轻荡着。微黄的表面上此刻漾着白色的灵光,灵光一闪一闪,慢慢在他眼前聚成了一朵五瓣梅花的形状。

    记忆里的画面突然就清晰了起来,一朵又一朵五瓣的白色梅花悄悄地开了起来,似霁雪又如明月,浮动的暗香从岁月深处飘散出来,在他的身边温柔地萦绕。

    宋岚伸出手取下锁灵囊。它静悄悄地躺在他的手心,上面流转的灵光有些弱了,但还是固执地维持着梅花的形状。他对着那朵久违的白梅,第无数次无声的念起了故人的名字。

    星尘,晓星尘。你可是快归来了?

    锁灵囊上的灵光终于维持不住了,开始渐渐消散,但是在最后仍然用最亮的光闪烁了一下,像是要把那朵花深深地印入宋岚的眼里心里。宋岚轻轻地握了握它,重新小心地把它系在腰间。

    待你回来,我们再种一棵梅树吧。江南有个地方生有很漂亮的白梅花,香味很好闻,你应该是喜欢的。

    宋岚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落下去一半了。他沿着来时的方向离去,走向山脚的小镇。那里已经零零星星亮起了几盏灯火。山脚下灯笼铺的姑娘见他独自一人下来,笑吟吟地递来一盏灯。他颔首道谢,慢慢地走远去了。

    明明灭灭的灯火间,似乎还有一个白色的人影和一个绿色的人影伴在那个黑色的背影身侧。他们慢慢地消失在屋舍相接的阴影里,火光一摇,就彻底看不见了。

 

FIN.

*题目方外取自方外观,它是圆明园西洋楼中 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八国联军侵华时被焚毁,今仅存残迹。取方外之意,一是白雪观独立于世俗,但方外并非世外,仍然可以匡扶正义,惩奸除恶。二是方外观最终损毁,仅留残骸,与白雪观的覆灭照应。

素描课的作业,临摹一位大师的画。
菜鸡试水.jpg

请手写太太帮忙写的手写~超喜欢这句话!
1p白板,2p简单修图,3p授权。
双道还能再嗑一万年~

速写打卡√
钢笔画植物练习刚刚开始。听着小自由的歌画画真是超级舒服呢!

临摹剑歌行画册洛空大大的驼铃少女阿阮(๑´∀`๑)                                                      我我我我尽力画了qwq

存一发图✔基友给做的染卡✔
自古红蓝出cp嘿嘿嘿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