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碧落

忘羡双道only,蟹脚拆逆毒唯滚出不送。

【双道24h活动】喜帖街

灵感来自谢安琪同名歌曲《喜帖街》。


本来是想写一个关于物是人非,故乡和爱的故事,结果写着写着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只希望这个成稿的文章,能把我百分之一的想法传达给各位吧。


可能ooc,逻辑硬伤,部分资料来自百度百科,无法确认真实性,欢迎指正。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双道长cp。


——


“小栏高槛别家户,烟树参差问武昌。”


<一>


晓星尘坐在落地窗前,拿着勺子轻轻搅拌着杯里的咖啡。 


清透的阳光从窗栅里漏进来,在桌面上排成一条光暗交错的带。咖啡厅里开着音响,上世纪最负盛名的女星的歌声连同咖啡豆的香气一起甜甜地飘荡在每个角落。它们打着旋沉进咖啡杯里的小漩涡,又融化成雪白的奶沫轻轻浮起来,依偎着勺子缓慢打转。

 

年轻的侍者端着托盘来到晓星尘面前,小心地把盘里的蛋糕摆在咖啡旁。他低下头忙碌的时候,晓星尘微微笑着打量着他,待他重新端起盘子准备离开时,他开口叫住了他:


“先生,请停一停。”


侍者转过身看向晓星尘。这个角度恰好让他的脸一部分被阳光照亮,一部分沉在阴影里。明明是个青年人,他的眉眼却透着种岁月赋予的沉稳气质,这使他本就俊朗的面容多了一种别样的吸引力,让晓星尘也不由得多注视了几秒。


“店里放的歌是《小城故事》吧?”晓星尘问道。


“是。”侍者轻声答道。


晓星尘不禁又笑了笑,他往后仰了仰身靠回椅背上道:“我小时候在这里住的时候,最流行的就是这首歌了,那时候满街邻居不管老小都会哼几句。没想到现在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还能在这里听到邓丽君的歌啊。”


“我幼时也经常听到这首歌。现在每次想要怀想过去的时候,都会私心在店里放这首歌,它能帮助我回忆很多我不想忘记的事情。”侍者道。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飘远,仿佛在回忆一些多年前的旧事。


晓星尘有些惊奇,他连忙问道:“你也是在这里长大的吗?”


“是的。”侍者说,“我那时住在惠北街。”


“惠北街啊!”晓星尘乐道,“那可真巧,我也是在惠北街长大的。我这次来就是想要回去看看。不过我好久没有回来了,现在已经不记得路怎么走了,请问,”他冲着侍者眨了眨眼,“你可以帮我指个路吗?”


侍者低下头看了看手表,“下班时间到了,我回家的时候可以带你过去。请你稍等。”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晓星尘道,“既然我们原来都是一条街的邻居,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说不定我们还是久别重逢的故人呢。”


“宋岚。”侍者转身往柜台的方向走去,按下了关闭音响的按钮。他的背后,晓星尘带着笑的声音传来:


 “我叫晓星尘。”


歌声不易察觉地增大了一瞬,然后才慢慢地停滞下来。


<二>


 惠北街是这座城市里一条很老的街道了。尽管是在现代化的今天,它也依然保持着十几年前的原貌。灰色的楼房上爬着翠绿翠绿的爬山虎,有些挤攒地排在道边。透过院外的栅栏,可以看见一楼花园里大片葳蕤的花草——美人蕉热烈,芍药奔放,间或还杂着一两丛胡椒树,满满的棕色果实低低地压着枝头。


 晓星尘和宋岚并肩慢慢向前走着。正是晚霞未褪日头未落的时候,最后的一束阳光延展出漫漫的金黄,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路过道旁的一棵老榆树时,晓星尘停下了脚步,他稍稍踮了踮脚尖,从树上捋下一把榆树叶子。转过头,正对上宋岚看过来的目光。


晓星尘向宋岚扬了扬手中的叶子,道:“我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榆树了。冬刚过还没入春多久的时候,街上的榆树上就满是榆钱了。我放学回家的时候,总是喜欢从树上捋一把榆钱边走边吃。后来到外地去,春天看见榆树也总是手痒,忍不住想摘点榆钱尝尝,但总是觉得没有这条街上的榆钱味道好。”他低头笑了笑,“可惜现在榆钱早都掉光了,不过摘些叶子回去煮粥也是不错的。”


“榆叶沿用艾草的做法,放入锅中蒸熟后拌上蒜泥和酱,比单纯煮粥味道更加鲜美一些。”宋岚道。


“没想到宋先生这么懂烹饪。”晓星尘笑道。


“以前家里的老人经常做,吃久了,也就把做法记下了。”宋岚道。


 “宋先生这么一说我倒是也想起来件事情呢。我对门的爷爷做的一手好野菜,艾草和苜蓿尤其好吃。他经常会做很多,然后分给楼上各家邻居。我那时候贪嘴,每天中午都扒在门边,可盼着爷爷来了。”晓星尘边走边说。他和宋岚一起拐进一条长巷,穿过层层的楼房和树丛,最后停在了一栋五层的家属楼前。


 “惠北路156号到了。”宋岚停下脚步,“星尘请自便。”


 “多谢宋先生了。”晓星尘道。他推开有些沉重的木楼道门,走上浮着一层土灰的楼梯。每家的防盗门还是熟悉的棕褐色厚重的样式,楼灯也还是需要用手去按才能亮起来。他慢慢走上五楼,掏出包里早就备好的钥匙插进锁孔,转了几下钥匙,门却一直没有打开。


“ 要先用膝盖顶住门,再转钥匙才能打开。”


 晓星尘惊讶地转过身:“宋先生?你怎么也上楼来了?”


 宋岚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一扇房门,道:“我家。”


 “你家?”晓星尘这下更加惊奇了,“原来你家就在我对门啊!”他恍然大悟地拍了拍手,“等等……你是爷爷家小时候和我一起玩的子琛,对吗?”


宋岚点了点头,道:“是我。子琛是乳名,岚是我长大后取的名字。”


“还真的是久别重逢了啊。”晓星尘叹道。他笑了笑,向宋岚问道:“直接叫宋岚有点不习惯,宋先生又太疏远了,那我继续叫你子琛,可好?”


“你想怎么叫都好。”宋岚道。


晓星尘笑了笑,打开了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厚重的尘土味。地板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家具上蒙着的布软耷耷地垂在地面,床上贴的窗花和小福字也已剥落了大半,褪得只剩下淡淡的惨灰。他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脸上透出些淡淡的悲伤。少顷,他收回目光,重又关上门,对站在身侧的宋岚道:


“看这个样子,今天我家是没有办法住人了,刚才一路上也没有看到宾馆。子琛,请问今晚我可以在你家借住一晚吗?”


“自然可以。”宋岚轻声道。他开了房门,侧身将晓星尘让进去。


宋岚的家与晓星尘的故居当真天差地别,房间干净亮堂,东西摆放的齐整,充满了有人居住的烟火气。宋岚引着晓星尘坐在沙发上,转身去倒了杯水递给他。


“谢谢子琛。”晓星尘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他垂下眼帘,小小地抿了一口水,手中的水杯越握越紧。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宋岚轻声问:“想听歌吗?”


“嗯。”晓星尘小声应了。


宋岚俯身在DVD机里放进一张光盘,把音响的声音调到一个合适的大小,再坐回晓星尘身边。音乐声徐徐响起,冲淡了屋内的寂静。


“人面桃花。”晓星尘喃喃道,“子琛真的很喜欢邓丽君的歌啊。”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我自己就像那个消失的人,这条街,这屋子,就像那一直停在原地的桃花。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但它一直都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么多年了,还是都没有变过。”他吸了一口气,稍稍提了嘴角,“但是我又何尝不是那桃花呢。我还好好地在这世上行走,但是我曾经熟悉的景,熟识的人都已经找不到了。就算重回故地,能够再见到,也完全不是记忆里的样子了。故人对面,也难免不相识。”他对着宋岚苦涩地笑了笑,“我这次没认出你,子琛请不要怪罪我。”


“物是人非,抑或人是物非,都是人力所不能及。长久从来不是由物和人决定的。”宋岚缓缓道,“房子会老旧,家具会落灰,人的音容笑貌会改,但是你和它,和熟悉的人所度过的时间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这份时光不消失,不管你身在哪里,模样为何,无论房子是光鲜亮丽还是残垣断壁,你们永远都还是那段时光里的自己。当彼此再次相遇时,你就会变回记忆里的你。只要记忆还在,你记念的东西就永远不会离你而去。”他微微笑了笑,“谈何怪罪,星尘,多谢你让我更加清楚地记住你。”


“子琛比我看的清楚多了,我自愧不如。”晓星尘舒展眉头笑道,“最近经历的分离多了,害怕的,担心的时候也多了许多。也是我太过执着了。”他笑着冲宋岚挤了挤眼睛,“既然是子琛说的,那我可不会忘掉你了。以后经常来找你的时候,你可不要嫌弃。”


“怎会。”宋岚轻声道。


“那……下一首?子琛你这里有好多碟啊……那就这个吧,看名字应该不错。”


“好。”


<三>


“子琛,我回来了!”


晓星尘提着一大袋菜挤进家门。他把袋子放在厨房前,从宋岚手里接过毛巾擦汗。他一边擦一边道:“没想到附近还有个早市啊。我去看了看,菜都挺新鲜的。可惜就是没有摆在惠北街里面,有一点远,回来的时候太阳都升起来了。”


宋岚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又重新沉默下来。在晓星尘询问的目光投过来的时候,他开口回答:


“是有些远。这一趟辛苦星尘了。”


晓星尘笑道:“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早上出去走走顺带买菜,其实很舒服的。子琛指的路风景很好呢。”


他顿了顿,又道,“刚刚在路上,我看见一块地方搭了很多帐篷,想想明天就是中秋,应该是要开交流会了。子琛下午想去看看吗?”


 “好,吃过午饭后我们就去吧。”宋岚点头道。


晓星尘笑着应了一声。他走进厨房,开始收捡买回来的菜。宋岚看着他的身影,默默地站了一会,之后走到柜旁,下定决心似的把一样东西在深处仔细地塞好。然后也走入厨房,在晓星尘身边帮忙。


午后。


广场上一个接一个地搭满了蓝色的帐篷,人声在这片小天地里喧扰沸腾。晓星尘和宋岚一路走来,远远地就听见了大声嚷着口水歌和叫卖声的喇叭声。他们走进帐篷群里,沿着帐篷组中间隔出的通道慢慢往前逛去。晓星尘很好奇地走到各个摊位前面端详那些新奇的物件,看到了感兴趣的,还会拿起来放在手上把玩一下。宋岚静静地跟在他身后,时不时跟着晓星尘的目光扫一眼摊位上的东西。他们拐过第一个弯的时候,晓星尘忽然转过身道:“子琛,你等一下,我想回去买个东西。”说罢,他向着原路挤了回去。再回来的时候,手上举着两个大大的棉花糖。


“子琛,给。”晓星尘小心地把其中一个递给宋岚。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吃这个,刚刚看见有卖的,就跑过去买了两个。先试试味道吧,我看我后面还排了好长的人,味道应该不错。”


“谢谢。”宋岚道。他轻轻咬了一口棉花糖,又道:“很甜,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晓星尘欢喜道,“我刚刚还有点紧张,害怕你会不喜欢这种小孩子吃的东西呢。”他低头也咬了一口棉花糖,手上那团白白的云朵立刻就比宋岚那一个凹下去一大块。棉花糖口感极好,入口绵软,很快就在嘴里化开,微甜的滋味慢慢融在口腔中,滋味的确十分完美。他忍不住又多咬了一大口。见状,宋岚默默把手中的棉花糖又递向他。晓星尘从棉花糖中间抬起头,看了看认真递糖的宋岚,忍笑道:“子琛,你吃吧。本来就是专门买给你的,我有段时间没有吃甜食了,所以就吃的快了一点。后面还有很多吃的,等会我们可以把想吃的都试一遍。”宋岚这才把糖收了回来。他看着正在朵颐的晓星尘的侧脸,伸手擦掉了上面沾的一小块糖渍。晓星尘百忙之中抽回神,又从糖里给了他一个微笑。


他们继续在集会里慢慢走着。经过的摊位越多,宋岚手里的食物也就越多——糖画,糖葫芦,绿豆糕,满满抱了一怀。晓星尘咬着一串糖葫芦走在前面,他路过一个卖酒的摊位,摊主热情地递来小杯让他试喝。晓星尘没有太在意,接过来一饮而尽,当时就有些晕乎乎地晃了几晃,还好被后面的宋岚眼疾手快地扶住。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宋岚撑住他的身子,慢慢把他扶出集会。天已经有些黑了,宋岚望了望周围,把晓星尘扶到了旁边一张空置的长椅上。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把晓星尘的身体好生地靠在椅背上,让他依着自己的身体。做完这些,他转过头,却不防对上了一双明澈的双眼。


“子琛。”晓星尘轻声道,他的脸上微微泛着红色,在灯光下又多了几分迷离感。


“星尘,你喝醉了。”宋岚低声道。


“我没醉!”晓星尘气道,“只不过是一下子喝到烈酒,有点晕而已。”他顿了一顿,对着宋岚笑了笑,伸出手想要去碰触他的脸,梦呓般地喃喃:“子琛,我这次回来,真的很幸运可以遇到你。”


宋岚握住他的手捂在心口,另一只手轻触上他的脸,轻声道:“我也很幸运再遇到你,星尘。”


晓星尘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他贴着宋岚的耳朵轻声道:“子琛,我喜欢你。”下一刻,他便直起身子,将嘴唇贴上了宋岚的双唇。


馥郁的酒香从柔软的唇间渡来,在口间慢慢溢散开。相贴的双唇紧紧挨在一起,彼此沿着纹路细细密密地互相碾过,一寸一寸的抚摩过来。不晓得是谁的舌头先轻轻舔上了对方的唇,只知道回神过后,门户已经大开,一条舌勾着另一条,似两条灵活的舌,在对方的口腔里不断翻搅缠绵,推波助澜。


一吻完毕,晓星尘有些脱力地转过身,靠回宋岚身上。他的手到身侧去寻宋岚的手,不出意料地被紧紧回握住。他笑了笑,专注地看着漆黑天幕上光华的皎月。会场上的歌声不远不近地传来,他侧耳听了听,从身边的袋子里翻出一支烤面筋,轻声跟着唱道: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东边那个……美人啊……西边……黄河流……”


宋岚握紧晓星尘的手。他想了想,拿出另外一支烤面筋,轻轻碰了碰晓星尘手里那支,轻声道:


“不醉不罢休。”


<四>


 晓星尘从沉睡中醒来。


他揉了揉头,还是感觉有点晕乎。昨夜的酒虽然只有一杯,但酒劲很大,整整一晚上过去了,反应还是没有完全消失。他推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不防又踉跄了一下,还撞倒了一个柜子。


宋岚果然已经起来了,正在厨房忙碌。见晓星尘过来,宋岚递去一杯水,看了看他的脸色,微微皱眉道:“还醉?”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晓星尘霎时想起自己昨天晚上的深情告白来,当时没觉得什么,现在想来,一张脸直接从额头红到了脖颈,恨不得继续藏回房间里拿被子把自己包起来。宋岚看着好笑,摇了摇头,转身往回走,道:“星尘你去歇着吧,稍等一会,我去给你煮点药茶喝。”


晓星尘叫住他,道:“子琛你昨晚应该也没有休息好吧,今天又起这么早,还是你先去歇一会吧,不要太辛苦了。我刚刚正好看见茶叶,我去取一点泡,拿过来先将就着喝吧。”他一边说,一边重新往客厅里走。


“不用了,星尘……等等,茶叶……?”宋岚的声音有一瞬不稳,“什么茶叶?”


“嗯……就是放在这个柜子里的红茶啊。我刚刚走过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柜子,抽屉掉了出来,这两包红茶本来放在后面的,也一起掉了出来。现在刚好拿出来泡茶吧。”晓星尘翻看着茶叶包,他忽然惊道:“咦,子琛,为什么这个茶叶的包装袋是现在最新的,但是保质期的到期日却是……十年前?”


没有回音。餐厅里传来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晓星尘的心无端紧了一紧,他连忙奔过去。


宋岚站在餐厅中央,面色惨白,脚下是一堆玻璃碎片。晓星尘惊愕地发现,他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地变成半透明,周围的器物也开始慢慢蒙上一层灰扑扑的色彩。


“子琛……?”晓星尘颤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星尘,”宋岚轻声道。“我的时间到了。”


“其实我十年前就应该离去的,但是我还是舍不得这个地方,舍不得惠北街,就一直努力着留在这里记念我的过去。现在,我的所有力量都耗尽了,我该消失,去我该去的地方了。”


“对不起,我一开始就隐瞒了你。我是这里的地缚灵,十年前便离世了。”宋岚有些苦涩地笑了笑,“像昨晚我告诉你的一样,我真的很幸运能够重新遇到你。不过我高估了自己的时间……我本来以为还能够多待在你身边几天,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人力终究有太多的不能及之处了。”


“我记得我们说过,要想让一样东西能够长久,就要将它留在回忆里。我希望你可以一直记住我……但我更希望你回到属于你的世界后,可以慢慢忘记我。我个人的存在与否并不重要。有些东西,我自己记得就够了。星尘,我只希望你不要有太多的挂碍,能够快乐地,好好地生活下去。”


宋岚的身影变得更加淡,他最后一句真切的话声音已经变得飘飘渺渺,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又分明是在身边。


“星尘,再见。”


整间房子已经归于了灰寂暗淡。晓星尘站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脚下是一摊玻璃碎片。他的手中还握着那个茶叶包,不知何时眼泪已经流了满面。


“子琛……”他喃喃道,“你回来。你回来。”


陈旧的DVD机开始缓慢艰难地旋转起来。《忘情水》的旋律夹杂着吱呀的杂音慢慢在房间里响起。晓星尘胡乱抹了抹越来越多的眼泪,握紧了旁边桌上的一把钥匙,缓缓往楼下走去。


五楼。


“给我一杯忘情水……”


四楼。


“让我一生不流泪……”


三楼。


“所有真心真意……”


二楼。


“任他雨打风吹……”


一楼。


“付出的爱……收不……回……”


外面的街区残破冰冷。枯萎的花木匍匐在花田黑褐的泥土之上,湿灰色满是剥落的油漆和粉屑的楼房上粘附着一片一片的枯藤。静静停驻在枯树上的乌鸦被晓星尘的脚步声惊起,发出一阵扑棱棱的声音。他迎着阳光看向乌鸦飞去的方向,一个个血红的“拆”盘踞在墙壁上,分外醒目,也分外刺眼。


他经过第一次见到宋岚的那家咖啡厅,里面正播放着一首柔和舒缓的英文歌,从外面望去,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晓星尘手里的钥匙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了下去。不知道是掉在了哪块残壁下,还是在哪段繁华的大街上,被来来往往的行人给碰掉了。


——————全文完——————


感谢活动策划太太的辛勤付出!可以说没有她的话以我的懒癌多半是要鸽的()


一直在尝试脱离开自己原来的文风进行创新,这篇可以说是一半的尝试吧。感觉有一半还是在按自己原来的格式走,但是另外一半里面,我尝试了新的东西。希望我的第三篇,第四篇文章能够更多地表达好我所想表达的东西吧。


双道是我的初心cp,也是本命cp。我在这里认识了许多可爱的小伙伴,也有许多大大。她们有的给了我生活上的帮助,有的让我在看她们文的时候对自己的东西,对创作又有了全新的思考。感谢上天让我遇到这么一群人。这可能就是我这个资深非酋为数不多的几次欧吧。


我永远爱晓星尘,永远爱宋子琛,也永远爱每一位可爱的双道女孩。


节日快乐。

评论(2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