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碧落

忘羡双道only,蟹脚拆逆毒唯滚出不送。

【双道长】于无声处(一)

这篇是一种新写法的尝试。最近看了《白蛇》,特别喜欢它那种互相推动的多线写法,于是就自己尝试一下,算是又一次全新的文字经历吧。

硬核考古,不是相关专业的强行靠一点资料写,如有专业知识错误请务必帮忙指出qwq。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官方版本之一

   

经过最近几天的发掘工作,我们已经初步完成了对墓葬1号墓室的发掘考察,现将发掘结果记录于下:

墓室整体为长方形,四周墓墙上未发现明显的壁画和石刻。墓室四角无陪葬品堆放。一长石匣置于墓室中央,除去表面积土后可见简单的梅花纹样,但尚无法确定其年代。墓室全部积土清理完毕后,未发现其它陪葬品,该石匣为本次发掘1号墓室唯一出土陪葬品。

在基本营造了适宜文物保存的环境之后,我队专家尝试开启该石匣,然各种方法均未成功。该石匣材质特殊,且硬度极高,现场设备和人力均有限,强行开启有破坏该文物的可能,故我队申请将该石匣交予T大著名考古专家晓星尘进行后续的开启及保护工作。

我们将尽快完成1号墓室的发掘收尾工作。

——————《关于本次天水古代墓葬1号墓室发掘工作的报告》,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五日



不为人知的版本之一

   这是晓星尘第一次见到那个让一整个考古队的专家都抓破头皮的石匣。

   说实话它的样子真的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既没有什么复杂的纹饰,也没有巧夺天工的雕花,只在三尺见方的匣盖上简简单单刻了株梅花,辨认痕迹像是刀剑一类的兵器划出的刻痕。

   ……但是它偏偏就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晓星尘在实验室耗了整整一天,从日出东山折腾到夕阳西下,还是没有能打开这个石匣。他有些挫败地长叹了一口气,狠狠地揉了揉发胀的脑袋,摘下手套放在一边,准备叫个外卖填填肚子,待会再去继续和这个石匣死磕。

或许是连续坚持工作一天有些疲惫过度,晓星尘在取出手机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手机跌到了桌面上,眼看着它就要摔到石匣上去了。他连忙扑上去想要抓住手机。还好,手机是抓住了。不过在抓手机的时候,他的手也难以避免地碰到了这个宝贝文物。晓星尘无奈地甩了甩手,转身重新去取手套,准备再仔细维护一下石匣表面。

就在他转身的这一刹那,异变陡生。桌上的石匣突然发出一阵很大的嗡鸣,紧接着盖和身的接缝处猛地绽开耀眼的光华,那个无法打开的匣盖开始一点一点地缓慢滑开。晓星尘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待匣中的光彩全部都散去了方才回过神来。他急忙抓起手套套上,小心地把匣盖移到一边,去看匣子里那个神秘的东西。

不,其实说是那个东西并不准确。匣子里那初见天日的,分明是两把依偎在一起的宝剑。其中一把剑身上镂了霜花,另一把剑的剑柄上也有着隐约的六瓣纹路。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它们却依旧闪动着银亮的光彩,仿佛昨天才刚刚从锻造炉里脱胎而出一般漂亮。

在见到这两把剑的第一刻,晓星尘突然感到从心底汹涌地席卷上来一阵奇妙的,疯狂叫嚣着的熟悉感。他完全无法把视线从这两把剑上挪开。恍然间,他已经把手伸入了匣子,不由自主地握住了那把镂着霜花的剑。随着铮的一声锋鸣,剑锋出鞘。仿佛被什么指引着似的,晓星尘缓缓抬起手,轻柔地抚过剑身。他的手指移动过的地方也悄然闪烁起明亮的银光,好像是在无声地做着某种应答。

他的手指停在剑上那两个小小的篆字上。

“霜华,霜……华……”他喃喃道。

他的目光又重投向那把还躺在匣内的剑,虽然并没有抽出它,但他想他已经知道了它的名字。仿佛是一种冥冥中神灵的启示,在他持着霜华望向它时,他的脑中就凭空地出现了那两个字,虽然没有什么理由,但他坚信,这一定就是那把剑的名字。

“拂……雪”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毫无预兆地从他脸上滑落下来。晓星尘自己也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几分欢喜,几分悲哀,还夹杂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痛苦,在他梦呓般说出拂雪二字的一刹那,突然地出现,又突然地在他心底爆炸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心一瞬间被揪得生疼。

尽管,他只是第一次见到这把剑。

——————TBC——————

评论(14)

热度(11)